偶尔看到预告片,期待了好几个月,一直以为是比较偏门所以下不到,后来发现翻译成《孔雀镇》我一直找的是《孔雀城》。

对多重人格很感兴趣,之前看的《致命ID》要精巧的多,但是多重人格始终没有在现实世界碰面,而且所有故事发生在人格世界不免有种“做梦”的感觉。《孔雀镇》的精彩在于他们在现实世界正面交锋,并且以某种方式真正的终结了对方。

《孔雀镇》采用了与其他影片截然不同的拍摄理念,反其道而行,在片首十分钟就交代了主人公的分裂性格,以直白袒露的镜头语言,浓郁的文艺基调,细致入微地刻画了一个饱受母亲变态之爱的悲催形象。此片这种开门见山式的切入方式,对我等备受精分大片智商考验后思考及视觉倍感疲倦一族来说,无异于一股清新的空气,他独特的气息吸引我毫无警惕地轻松看下去。

本片的主人公约翰由爱尔兰男星斯里安-墨菲饰演,消瘦的形体和精致的五官,再加上惟妙惟肖的表演,把一个亦男亦女的变态形象演绎的入木三分。他之于本片,就像盖-皮尔斯之于《记忆碎片》,克里斯蒂安-贝尔之于《机械师》,完全一个人的表演撑起全片。因《朱诺》一炮走红的艾伦-佩姬在片中也有不错的表现,但在斯里安-墨菲的气场下,就显得有些不温不火。

如果从精神病理学来说,这部电影是绝对完美的。不管是用霍尼的”真我、实我和理想我”的人格结构论,还是用佛罗伊德的观点看童年创伤,或是简单地归于结局的“自我消灭、自我欺骗、自我和解”——它都是成功的。如果要从纯剧情的角度分析,可能又沉闷又有破绽。所以关键是,从哪个角度去看了。

无疑,如果回归导演和作者的视角的话,他绝对是属于前者的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他已经达到了这个类型的心理电影所能达到的极致。    我怀疑的只是,究竟这只是导演一厢情愿地编织出来的一个自我和解的完美梦想;还是在现实的病理学案例中,这种方式确实有它实操和实现的可能性?——如果是后者的话,那么,这场“自我的和解”确实,颇有难度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